• 金鼎卫生院信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临沂美好的未来,我们共同负责

    发表时间:2019-08-26 信息来源:www.giaoxuphuoc.com 浏览次数:1258

     

       21:00:09 房产菌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对于目前的临沂来说这是现实的缩影。

      最近几月,临沂三块土地出让价格超过千万,奥正诚园开盘200套洋房,近千人排号,最低交70万才有选房资格,交300万的优先选房,超过200人交了300万。2017年之前买房的刚需实现弯道超车,基本实现价格翻番。

      与之对应的是数家临沂大型企业爆雷,批发业受电商影响日益式微。环保压力倒逼企业转型升级,但临沂没有几家大型企业,太依靠作坊式生产,受冲击太大。平邑地方镇,现在一筐桃子只能卖到几块钱。

      有人高呼临沂正在迈向山东第三城,但人均gdp全省倒数第二的现实让人尴尬。

      当理想面对现实,应该有客观的思考和知耻而后勇的拼搏。临沂是在有发展,但迈向山东第三城任重道远。

      作为全国为数不多人数过千万的地级市之一,刚甩掉贫困地区帽子的临沂,也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提及临沂,就是沂蒙山区。或者革命老区,在当时这两个概念基本就等于贫穷。现在提及临沂,基本上多数人都会提及临沂的批发行业比较发达,或者是新城区建设非常出彩。

      06e46f6309f17d2fd4c3ea4c5a508027.jpeg在过去的二十年以批发行业为代表的民营经济占了临沂经济的半壁江山。经过十多年的开发,南坊终于成为临沂那张闪亮的名片。临沂也构建起发展的大框架。

      而临沂面貌的快速转变和大框架的构建也2003年密切相关。

      当年6月,徐州组团专程到临沂考察调研商贸发展。徐州调研的背后是其为江苏省布局的三大物流中心之一,考察学习的目的是为了狙击,徐州已经盯上了临沂的商贸行业。

      临沂见招拆招,通过对现有市场进行改造和提升。培育和发展第三方物流,加快推进临沂市由传统物流业向现代物流业的转型。

      是年,不断有投资过十亿的商贸物流项目在临沂城西拔地而起。

      当年临沂城西尚是一大片未开发的城郊,物流城落地不仅将临沂市区的批发市场外迁,而且拉开了城市框架。大市场与大城市开始联系在一起。

      临沂的大城市,更多的体现在预留出来足够的发展空间。2003年,临沂市政府邀请中国城市战略策划周炳吉教授和国内规划界泰斗、两院院士吴良镛、周干峙来临沂,经科学调研规划,确定了临沂城以河为轴、北扩东进、一河六片、组团发展的空间发展布局。形成了南工、中商、北文的城市功能定位。

      78839f4ff5aa25d7fbe196f6d2590ce7.jpeg峥嵘十数载岁月,鳞次栉比的高楼在昔日的农田平地而起一个充满活力新城的奇迹。

      夜色中,闪烁着五彩斑斓霓虹的南坊,点亮了临沂人埋藏已久的信心。

      2018年,陪同中部某省会的友人夜游滨河。友人指着南坊方向感慨,这明明就是小浦东,根本不像印象中的沂蒙山区。跌跌撞撞,临沂终于有了能拿的出手的名片。

      如果说,北城新区扛起了上一个二十年的临沂崛起梦。批发商城鼓起了临沂人的钱包。也有让无数临沂人留下的:买不起的南坊,回不去的南坊这种无奈。

      那么下一个二十年,梦想在哪里点亮?

      在去年的政府报告中,提出了临沂将要逐步迈向两河时代。我希望这不是房地产2.0时代。

      尽管在山东的规划中,临沂和烟台共同定位为区域中心城市。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在最近十年中,临沂没有跟上发展的脚步,被徐州越拉越远,甚至已经没有人在和徐州一较高低。

      在电商的冲击下,临沂的批发商城愈发没有了当年的南义乌北临沂的气魄。越来越多的为临沂批发市场拓荒的南方人逐渐撤离。

      高企的房价让许多意图回家的临沂人才,坚定了在异乡打拼的决心。有限的就业空间让怀揣技能的临沂人不得不屈就他乡。

      有人说,高铁的通车会让临沂加速与周边对接。但同时,高铁也是人才流失的加速器。早在2018年临沂人口流失就以突破百万。

      逾20载风雨磨剑路,曾声名远扬的批发城已经力不从心。而卖地造城的房地产透支了太多临沂的发展空间。网传临沂将在电视塔边建设自己的cbd,再一次拉高临沂的天际线,没有其他高端产业支撑的临沂总不能让义堂的老板,西郊的批发商户在那里自嗨。传统的发展模式已经无法支撑下一个二十年临沂的崛起。

      6433531cf3934aa60e62ddd849332f38.jpeg山东落后已久,临沂也未能幸免。

      我们高喊,新旧动能转换,但是转换需要人才。我们要发展,在未来,发展依靠的是人才,还有人口。

      根据相关数据,截止到2019年4月,全国共有近30个城市出台了人才政策,并陆续加码以在“抢人大战”中抢占先机。筹码丰厚的西安、成都通过大力人才政策,收获了超量的人口增长。

      省内的青岛也通过落实各种政策加入抢人大战。虽说吝啬有加,但也迈出了这艰难的一步。作为人口流失大市的临沂,也应该出台相应的政策,让那些怀揣技能的人才安心的回家。

      在上一个十年崛起的城市,都跟上了互联网的东风,杭州孕育出了,阿里巴巴及相关的产业,深圳有腾讯、华为,就连不起眼的贵州也借着科技巨头建设数据中心的东风崛起。而山东似乎只有浪潮。临沂只有一个投资12个亿的华为数据中心。而在新一轮的城市竞争中,临沂需要自己的科技企业。而不是一幢幢钢筋混凝土。

      支撑临沂下一个二十年崛起的基础应该是充足的就业岗位,不断增加的人口流入。前些年,富士康落户郑州,带来的是50万员工的就业,3000亿左右的产值。临沂也需要能解决人口就业的企业落户。家门口就有工作,多数人不会选择背井离乡。

      前些天,临沂官宣将建设网红直播基地和网红孵化基地,这也为临沂经济结构转型带了一个好头。落后则变,变则通。

      在上一个二十年的城建发展中,打造了南坊这一靓丽的名片,但也暴露出了一系列问题,缺失的绿地让整个南坊布满高层建筑,休闲只能在狭窄的河边,狭窄的街道将来也会让南坊更加拥堵。河上狭窄的桥面阻碍了临沂的通行效率。基本上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是时代的限制,也有因为财政状况的限制。

      还好,还有河东这块自留地,在两河时代可以描绘蓝图。

      6fd7e27e14dca54068f490ac8f114ca3.jpeg河东的建设,可能是许多临沂人的遗憾。北京路南沂河东岸,许多人幻想会建成和南坊相似的区域,隔着沂河,争鲜斗艳。抬眼望去,一声叹息。幸好现在仍可有所作为。

      趁着迈向两河时代刚刚开始,优化路网布局,涑河东端可以联通河东,或桥或隧,疏散北京路和解放路的压力,激活临沂堵点,加快城区融合;广州路东端架桥,联通南坊河东,东兴路北端彻底曲直,遇楼拆楼,遇河架桥。前期会痛,后期会通,临沂的内环也真正成环。

      北京东路拓宽了将来可能会一直拓到莒南,相公的大学城施工如火如荼。上一个二十年河东一直拖着三区的后腿,而不发达的城建也为将来的开发提供了自由度极大的一张白纸。

      有人说,将来的河东还是走卖地建楼的老路。和其他区域无异。

      我更愿意相信,在这张白纸会有京沪二线中的临沂东站(京沪二线通过联络线连接临沂北站。估计已经没戏)绿地、公园、更多高层次的学校。以及新兴产业的孵化中心或者预留用地。也会有能为临沂人提供大量就业的场所。

      北城新区,是上一个二十年临沂闪亮的名片,批发物流为临沂打下了半壁江山;而河东,就是临沂下一个二十年发展的焦点,新兴产业将拉动临沂经济勇往直前。

      下一个二十年,三区鼎立,支撑鲁南崛起。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对于目前的临沂来说这是现实的缩影。

      最近几月,临沂三块土地出让价格超过千万,奥正诚园开盘200套洋房,近千人排号,最低交70万才有选房资格,交300万的优先选房,超过200人交了300万。2017年之前买房的刚需实现弯道超车,基本实现价格翻番。

      与之对应的是数家临沂大型企业爆雷,批发业受电商影响日益式微。环保压力倒逼企业转型升级,但临沂没有几家大型企业,太依靠作坊式生产,受冲击太大。平邑地方镇,现在一筐桃子只能卖到几块钱。

      有人高呼临沂正在迈向山东第三城,但人均gdp全省倒数第二的现实让人尴尬。

      当理想面对现实,应该有客观的思考和知耻而后勇的拼搏。临沂是在有发展,但迈向山东第三城任重道远。

      作为全国为数不多人数过千万的地级市之一,刚甩掉贫困地区帽子的临沂,也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提及临沂,就是沂蒙山区。或者革命老区,在当时这两个概念基本就等于贫穷。现在提及临沂,基本上多数人都会提及临沂的批发行业比较发达,或者是新城区建设非常出彩。

      06e46f6309f17d2fd4c3ea4c5a508027.jpeg在过去的二十年以批发行业为代表的民营经济占了临沂经济的半壁江山。经过十多年的开发,南坊终于成为临沂那张闪亮的名片。临沂也构建起发展的大框架。

      而临沂面貌的快速转变和大框架的构建也2003年密切相关。

      当年6月,徐州组团专程到临沂考察调研商贸发展。徐州调研的背后是其为江苏省布局的三大物流中心之一,考察学习的目的是为了狙击,徐州已经盯上了临沂的商贸行业。

      临沂见招拆招,通过对现有市场进行改造和提升。培育和发展第三方物流,加快推进临沂市由传统物流业向现代物流业的转型。

      是年,不断有投资过十亿的商贸物流项目在临沂城西拔地而起。

      当年临沂城西尚是一大片未开发的城郊,物流城落地不仅将临沂市区的批发市场外迁,而且拉开了城市框架。大市场与大城市开始联系在一起。

      临沂的大城市,更多的体现在预留出来足够的发展空间。2003年,临沂市政府邀请中国城市战略策划周炳吉教授和国内规划界泰斗、两院院士吴良镛、周干峙来临沂,经科学调研规划,确定了临沂城以河为轴、北扩东进、一河六片、组团发展的空间发展布局。形成了南工、中商、北文的城市功能定位。

      78839f4ff5aa25d7fbe196f6d2590ce7.jpeg峥嵘十数载岁月,鳞次栉比的高楼在昔日的农田平地而起一个充满活力新城的奇迹。

      夜色中,闪烁着五彩斑斓霓虹的南坊,点亮了临沂人埋藏已久的信心。

      2018年,陪同中部某省会的友人夜游滨河。友人指着南坊方向感慨,这明明就是小浦东,根本不像印象中的沂蒙山区。跌跌撞撞,临沂终于有了能拿的出手的名片。

      如果说,北城新区扛起了上一个二十年的临沂崛起梦。批发商城鼓起了临沂人的钱包。也有让无数临沂人留下的:买不起的南坊,回不去的南坊这种无奈。

      那么下一个二十年,梦想在哪里点亮?

      在去年的政府报告中,提出了临沂将要逐步迈向两河时代。我希望这不是房地产2.0时代。

      尽管在山东的规划中,临沂和烟台共同定位为区域中心城市。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在最近十年中,临沂没有跟上发展的脚步,被徐州越拉越远,甚至已经没有人在和徐州一较高低。

      在电商的冲击下,临沂的批发商城愈发没有了当年的南义乌北临沂的气魄。越来越多的为临沂批发市场拓荒的南方人逐渐撤离。

      高企的房价让许多意图回家的临沂人才,坚定了在异乡打拼的决心。有限的就业空间让怀揣技能的临沂人不得不屈就他乡。

      有人说,高铁的通车会让临沂加速与周边对接。但同时,高铁也是人才流失的加速器。早在2018年临沂人口流失就以突破百万。

      逾20载风雨磨剑路,曾声名远扬的批发城已经力不从心。而卖地造城的房地产透支了太多临沂的发展空间。网传临沂将在电视塔边建设自己的cbd,再一次拉高临沂的天际线,没有其他高端产业支撑的临沂总不能让义堂的老板,西郊的批发商户在那里自嗨。传统的发展模式已经无法支撑下一个二十年临沂的崛起。

      6433531cf3934aa60e62ddd849332f38.jpeg山东落后已久,临沂也未能幸免。

      我们高喊,新旧动能转换,但是转换需要人才。我们要发展,在未来,发展依靠的是人才,还有人口。

      根据相关数据,截止到2019年4月,全国共有近30个城市出台了人才政策,并陆续加码以在“抢人大战”中抢占先机。筹码丰厚的西安、成都通过大力人才政策,收获了超量的人口增长。

      省内的青岛也通过落实各种政策加入抢人大战。虽说吝啬有加,但也迈出了这艰难的一步。作为人口流失大市的临沂,也应该出台相应的政策,让那些怀揣技能的人才安心的回家。

      在上一个十年崛起的城市,都跟上了互联网的东风,杭州孕育出了,阿里巴巴及相关的产业,深圳有腾讯、华为,就连不起眼的贵州也借着科技巨头建设数据中心的东风崛起。而山东似乎只有浪潮。临沂只有一个投资12个亿的华为数据中心。而在新一轮的城市竞争中,临沂需要自己的科技企业。而不是一幢幢钢筋混凝土。

      支撑临沂下一个二十年崛起的基础应该是充足的就业岗位,不断增加的人口流入。前些年,富士康落户郑州,带来的是50万员工的就业,3000亿左右的产值。临沂也需要能解决人口就业的企业落户。家门口就有工作,多数人不会选择背井离乡。

      前些天,临沂官宣将建设网红直播基地和网红孵化基地,这也为临沂经济结构转型带了一个好头。落后则变,变则通。

      在上一个二十年的城建发展中,打造了南坊这一靓丽的名片,但也暴露出了一系列问题,缺失的绿地让整个南坊布满高层建筑,休闲只能在狭窄的河边,狭窄的街道将来也会让南坊更加拥堵。河上狭窄的桥面阻碍了临沂的通行效率。基本上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是时代的限制,也有因为财政状况的限制。

      还好,还有河东这块自留地,在两河时代可以描绘蓝图。

      6fd7e27e14dca54068f490ac8f114ca3.jpeg河东的建设,可能是许多临沂人的遗憾。北京路南沂河东岸,许多人幻想会建成和南坊相似的区域,隔着沂河,争鲜斗艳。抬眼望去,一声叹息。幸好现在仍可有所作为。

      趁着迈向两河时代刚刚开始,优化路网布局,涑河东端可以联通河东,或桥或隧,疏散北京路和解放路的压力,激活临沂堵点,加快城区融合;广州路东端架桥,联通南坊河东,东兴路北端彻底曲直,遇楼拆楼,遇河架桥。前期会痛,后期会通,临沂的内环也真正成环。

      北京东路拓宽了将来可能会一直拓到莒南,相公的大学城施工如火如荼。上一个二十年河东一直拖着三区的后腿,而不发达的城建也为将来的开发提供了自由度极大的一张白纸。

      有人说,将来的河东还是走卖地建楼的老路。和其他区域无异。

      我更愿意相信,在这张白纸会有京沪二线中的临沂东站(京沪二线通过联络线连接临沂北站。估计已经没戏)绿地、公园、更多高层次的学校。以及新兴产业的孵化中心或者预留用地。也会有能为临沂人提供大量就业的场所。

      北城新区,是上一个二十年临沂闪亮的名片,批发物流为临沂打下了半壁江山;而河东,就是临沂下一个二十年发展的焦点,新兴产业将拉动临沂经济勇往直前。

      下一个二十年,三区鼎立,支撑鲁南崛起。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sport.syxinxing.net.cn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金鼎卫生院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giaoxuphuoc.com 技术支持:金鼎卫生院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