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鼎卫生院信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蔚来李斌的三重考验:销量、资金、效率

    发表时间:2020-01-12 信息来源:www.giaoxuphuoc.com 浏览次数:951

     

    当优步、Lfyt等新经济公司集体上市并集体爆发,导致资本相继下降时,急需国际资本市场融资的威来汽车(Weilai Motor)一度面临惨淡的未来。今年1月底,威来刚刚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发行了6.5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经过几个月的再融资,股价几乎减半,它无疑将损失更多的筹码。

    weilai汽车有限公司总裁秦李鸿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不仅没有否认留存资金只够燃烧到年底的猜测,甚至直言不讳地说,“如果没有钱,我们必须继续大幅减肥,以确保生存。”

    但正如伟来首席执行官李斌对钛媒体所说,“如果没有持续的研发投资,技术和产品不够领先,仅仅生活是没有意义的。”

    现在,这个在新建汽车领域具有代表性的公司似乎可以暂时告别“理想与面包”的选择。5月28日,魏莱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并宣布了100亿元的资本合作。

    根据官方公告,威来与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亦庄国投)签署了框架协议。威来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一个新的实体“威来中国”。亦庄国投将通过其指定的投资公司或与其他投资者联合向“威来中国”投资100亿元现金,以持有“威来中国”的非控股股东权益。威来的相应投资将投入到特定的业务和资产中。同时,威来还将借助亦庄国投打造新的汽车生产基地,生产第二代平台车型。

    "这是一个一揽子计划。毕竟,对方已经投资了100亿元。”威来汽车的一名高级官员告诉钛媒体。李斌在电话会议上透露了这个“包裹”装载计划:威来将把中国实体的业务置于威来在中国的实体之下,这样它自然会有自己的估值。

    很明显,面对巨大的资金需求,之前从国际市场上拿走大量资金的魏京生,也像其他新车制造商一样,转向与国有资产合作。整个商业和供应链系统从南向北的转移以及与政府合作时遇到的决策限制都是需要妥协的领域。

    但这种妥协也是魏莱的现实考虑。“有100多辆汽车已经准备好或正在建造中,但最终可能还剩下3-5辆。”博世集团中国执行副总裁许大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资金。”

    100亿元的融资进度可能会给魏京生短暂的喘息时间,让他在做出效率和质量、生存和未来等战略选择时有一点回旋余地。

    资本三考验

    资本是汽车制造业的关键芯片。魏李来斌还告诉媒体,这支新汽车制造力量取胜的关键能力是获得资金的能力。它甚至将融资周期延长至三代平台,即至少10年。

    在李斌,资本对一家新的汽车制造企业建立信心的体系可以从三个方面进行总结。资本市场对我们的期望不超过三件事:销售额、毛利润和成本控制5月28日,威来汽车的第二款量产车型ES6正式下线。威来李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在发布会上说。

    从魏莱的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来看,这三个指标的完成率不高。

    2019年第一季度,威来汽车总收入为16.312亿元(2.431亿美元),比上季度下降52.5%,毛利率也从上季度的0.4%降至-13.4%。

    2019年第一季度,威来ES8交付的车辆数量为3,989辆,去年第四季度共交付7,980辆ES8车辆。今年4月,威来共交付了1124台ES8,销量仍在下降。威来还下调了第二季度的销售预测,预计将交付2800至3200台ES8和ES6,较第一季度下降29.8%至19.8%。

    然而,从细节的角度来看,魏莱的所有数据都是美国的

    销售下降导致的毛利减少是可以预测的。根据威来财务文件中披露的信息,车辆的销售成本包括材料、劳动力和工厂设备的摊销和折旧。材料成本基本上是固定的,不会有太大变化。工厂设备的折旧和摊销与销售量直接相关。销售量下降,摊销压力自然增加。

    显然,在补贴退出和汽车市场降温的背景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威来将面临销售增长的压力。

    根据魏莱发布的数据,5座SUV ES6的最低订单数为12,000,在4月车展后的一个月内有5,000个新订单。威来总裁秦李鸿透露,威来ES8从小到大的转化率超过50%。在此基础上,威来将2019年的销售目标定为35,000至40,000台。

    也就是说,月销售量需要保持在3000台左右。排除1000台ES8,ES6将实现每月2000台的目标。

    目标挑战不小。魏莱还在ES6上下注更多。在一封内部信件中,李斌写道,“ES6是威来的战略产品,将进入更大的细分市场。”

    虽然5座越野车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竞争,但它仍然是中国最受欢迎的家庭车型。威来ES6采用更高能量密度的电池,结合前永磁电池和后感应电机的方案,提高续航能力,使ES6的最大续航能力达到510公里,并及时修复ES8最大的短板。

    与此同时,到ES6正式交付的6月底,威来的软件系统将在迭代上更加成熟,智能驾驶功能NIO Pilot将全面装备。也就是说,无论是车辆的硬质量、软件能力还是车型定位,威来ES6的实现程度都将更加完整。

    特斯拉大规模进入中国可能是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但3型轿车定位在中国人口中,中国人口的主要消费标准是实用性。显然,要抓住一个长期的市场是很困难的,而模型3在中国的大规模交付带来的各种质量控制问题也将消除硅谷公司的品牌力量。相应地,魏莱投入了大量资金来建立服务声誉,这几乎是公司在任何阶段都没有受到批评的一项业务。

    李斌预测,如果ES6能够支持魏京生的预期销量,毛利率预计将在今年第三季度或第四季度大幅提高。

    这显然受资本欢迎,但面对日益严峻的外部环境,威来也迫切需要做好收紧衣服、收紧食物、控制运营支出、明确公司整体利润目标的准备。

    为了提高运营效率,威来会与现实妥协吗?

    今年3月,李斌曾在一封内部信件中说,“我们需要优化每个项目的预算和使用节奏。我们不需要坚决花钱来确保资金的有效使用。对于项目计划的变更,应及时通知相关方,避免不必要的投资浪费。对于已经投入运行的设施,如能源服务网络、威来中心和测试车,我们需要确保高效使用。”

    这一措施直接反映在威来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中。2019年第一季度,魏莱的研发成本为10.784亿元(1.607亿美元),比上季度下降28.8%。销售和管理成本为13.199亿元(1.967亿美元),比上个月下降32.2%。

    据钛媒了解,威来不仅减少营销活动和外包专业服务,还对每位员工实施内部成本控制。

    “以前,我们出差的住宿标准是一线城市900元,二线城市700元。五星级酒店基本上可以住在北京四环路以外。现在整体标准已经降到200元,我们只能呆一整季。”魏莱的一名员工告诉钛媒体,“以前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可以乘坐商务舱,但现在他们都是经济舱,除了持续10小时以上的长途飞行。”

    之前报道的旅游出租车策略也进行了调整,以限制补贴。此外,威来的成本更高

    不同之处在于,特斯拉在经过近15年的快速发展后,在过去两年里才采取了明显的成本控制措施,而中国的新型汽车制造力量几乎在产品一诞生就面临着在生存和未来之间进行选择的战略考验。

    李斌的态度非常明确:“我们有一个内部说法,研发不能在任何困难下完成。研发支出是我们未来的第一笔投资。”

    根据李斌的解释,第一季度R&D投资减少的原因是ES6的研发已经周期性地结束,研发将在下一代汽车的研发开始后继续进行。

    Weilai提交的20K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拥有3500多名R&D员工,仅次于销售和服务人员。年报中的投资计划还显示,未来三年,威来将继续在R&D投资17亿美元并提供服务。

    李斌曾多次表示,威来是继特斯拉之后世界上第二家开发六大技术的公司:电机、电控、电池组、智能驾驶、智能驾驶舱和中央网关。亦庄国投对国内空白技术产业的长期投资,无疑是对威来积极研发能力以及数百亿股权投资资金的肯定。

    因此,威来不仅要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还要最大限度地提高这些技术平台的效率。

    例如,威来分别与广汽和长安建立了合资企业,以扩大其技术和服务的覆盖面。官方信息显示,广汽威来合资公司计划今年发布首款车型。威来将与广汽威来在技术、供应链和服务网络领域开展战略合作。

    这也是威来在不影响自身品牌的情况下,以更多沉没产品进一步拓展其技术平台和服务体系的策略,这种合作策略无疑将进一步提高其技术平台的投入产出比。

    也就是说,威来不一定会像模型3那样赢得爆炸性保留订单。尽管后者允许公司在短时间内冲进利润阵营,但订单的急剧变化给工厂和供应链系统带来了许多后遗症。可以预测,威来将通过一个技术平台推出多种复合产品,以提高其运营效率。

    除了提高技术系统的运行效率,威来的服务系统也有类似的措施。今年4月,威来正式开通其服务系统,为其他品牌的电动汽车提供“一键式加电”服务。李斌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说,“这就像京东物流的开放”。

    显然,维莱服务体系的开放对于从外部获取收入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李斌透露,“一键式加电”服务不仅将获得C端订单,还将与B端其他汽车公司就企业级服务合作进行谈判。

    “我们没有特斯拉在2003年面临的太多竞争。尽管我们成立才4年多,还是孩子,但我们仍然需要组建团队,像成年人一样训练和参加比赛。”在今年的上海车展上,李斌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说。

    100亿元,威来赌这里的未来。

    如果按照李斌加强研发投资的战略,从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第一季度,威来的研发支出下降了30%,几乎可以解释为,由于资金问题,威来在第一季度暂时搁置了下一代平台的研发。

    亦庄国投的出现给魏莱带来了及时雨。据官方消息,魏莱近日决定在配备四级自动驾驶技术的NP2.0平台上设计开发ET系列车辆。ET7预览版的ET轿车已经在上海车展上亮相。

    ”在未来几年里,汽车智能技术将处于一个变革时期,包括传感器、计算单元和整车的电子电气架构。我们不想推出基于NP1架构的ET7,因为在如此重要的车型上,我们不想看到它很快就过时,所以我们推出了基于NP2的EP7,这意味着EP7的推出将

    "亦庄国投的100亿元融资是股权投资,主要用于研发和服务系统."“它不会主要用于建造工厂,”李斌在一次盈利电话中表示。

    至于北京的新生产基地,李斌说,威来仍然更喜欢第三方合同制造的合作形式。"我们不会在固定资产上投资太多的钱."

    私人资本对新汽车制造的热情正在减弱。新的汽车制造公司已经开始陆续引入地方政府资本。例如,在联合汽车完成的新一轮融资中,政府产业基金将发挥主导作用。天吉汽车、新泰汽车、爱知汽车等。几乎以类似的方式与地方政府合作。从地方政府获得的资金通常是综合的,包括股权投资和债务资本,主要用于生产和供应链支持一位新的汽车行业内部人士告诉钛媒体。但是,工厂建设的大部分债务投资只能在工厂实际开工或有实质性进展时获得,这并不构成公司的实际运营资金。

    由此可见,魏京生需要一个大的谈判筹码,才能从亦庄国投获得100亿元的非控股股权投资。

    ”魏莱的主要公司人员和业务都在中国,所以中国业务本身有很大的价值,90%的人员在中国,所有的销售都在中国。魏莱将把中国实体的业务置于魏莱在中国的实体之下,这样该公司自然会有自己的估值。”李斌说。

    当主营业务装载到魏京时,上海公司显然没有多少可保留的了。“我们将采取上海和北京双总部的战略,这两个都是我们的重要市场。”李斌与钛媒体妥协。

    如果我们看看威来的第二代平台NP2.0,李斌在这一战略迁移背后有着深刻的考虑。

    NP2.0支持的四级自驾技术显然在北京拥有更多相关人才,北京在自驾路试的开放步伐上也领先于国内其他城市。2018年3月,北京发布了中国第一份道路试验报告,到2022年,共开放23公里的公共试验道路和2000公里的开放道路。

    此外,与嘉定区政府之前推动伟来建厂相比,亦庄锅头是北京锅头的重要资源。钛媒发现,亦庄国有投资公司是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服务的国有投融资平台。其核心不仅是通过投资杠杆化社会资本,促进开发区的产业发展,还通过收购弥补国内产业差距。

    BOE、Nexter汽车系统和瑞典半导体制造商Silex是亦庄国投投资或收购的项目之一。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亦庄国投在2013年以委托贷款的方式支持梅赛德斯-奔驰第二工厂的建设,并作为基石投资者再投资1亿美元参与2014年BAIC在香港的首次公开募股。

    也就是说,北京在工厂、技术和人才方面有特定的资源来配合魏京生的下一个战略方向。

    但是剑总是有双刃的。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威来一直擅长速度和效率,通过抢夺获得了大量的人力资源。然而,在与当地资本合作后,威来能否保持先前的决策效率,其产业链是否会本地化,从而在与风险红线更大的国有资产的对话中失去全球供应链的成本优势。所有这些都要求魏京生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发挥关键作用。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金鼎卫生院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giaoxuphuoc.com 技术支持:金鼎卫生院信息网 | 网站地图